三牛新闻
 
诚品大步梯焕新:以“之间”为名走入“时间”
作者:admin    发布于:2023-08-11 11:03   

 

  从诚品生活苏州南北入口进入,一座高达18米的72阶大型步梯,引领着人们从博览大厅直通最高层,在拾级而上的过程中,在上下、左右移动的人流中,感受、探索着这栋建筑的奥妙所在。

  自2015年开幕至今,诚品大步梯每年皆以不同主题、全新创作的装置艺术,呈现立体、多元的视角,为置身其中的人带来新的体验和感悟。

  “每一本选书都是一张私密的邀请函,通往一座唯有爱书人得以通行的城邦。”这句2016年诚品大步梯现场导览中的告白,开启了人们与诚品生活苏州的情缘。

  “诚品选书展”传递着二十七年来的诚品精神,而作为开幕以来的游逛地标,它为当初每一位游览者留下了美好的记忆。这份致意爱书人的邀请函永久有效,并在3F书店大堂续写着诚品选书与大家的缘分。

  2017年,是建筑师弗兰克·劳埃德·赖特(Frank Lloyd Wright)诞辰150周年,20世纪“建筑的故事”的主旋律由其奏响序曲,开启了随后的“现代主义建筑”时代。

  这一年的诚品大步梯,我们从全球各地挑选出30座精彩的建筑作品,并以简笔勾勒、建筑师名句摘录、建筑物简介的方式进行呈现,展现人类在建筑领域的不断追寻与创造,展现完成一件件经典作品的难度——从而展现建筑艺术的迷人所在。

  一本简略的现代建筑史贯穿于大步梯之上,人们在攀登、游逛、驻足的过程中,感知着这些伟大建筑师们的思想与信仰。

  在“视网膜成像”背后,色彩有着更为浩瀚的宇宙。透过绚烂色彩的直观呈现,2018年诚品大步梯为隐藏文字背后的想像插上翅膀。

  我们从不同时代的东西方文学、影视、戏剧作品中,选取数十句精彩文句,并以斑斓的色柱模拟高矮胖瘦不尽相同的书籍,将南北步梯一侧的格柵打造成整个诚品空间内规模最为宏大的巨型书架。

  当颜色存在于选句中,每一种都带有独一无二的DNA,那是属于作者的颜色,属于读者的颜色,漂浮在想像中的颜色。

  自人类双脚直立行走至今,便从未停止过迁徙。行者无疆,2019年诚品大步梯,我们从人文与科技两个面向,将一段段行路小史、一个个行者传奇连缀起来,某种意义上,这亦是一段人类进步的历史旅程。

  在北梯,古往今来的行者们与属于他们的异乡并列,讲述着一次冒险、一段故事,抑或一种人生;在南梯,以人类历史上交通工具的里程碑式发展、事件为线索,展现不同时期的旅行者与发明家驰骋于天上人间的野心与热血、浪漫与无畏。

  史怀哲的生命伦理似一束光,照亮了诚品创办人吴清友先生创造书店场域的心念。诚品由此诞生,并且三十多年来,始终期许成为一处让人身心安顿、心灵停泊的所在。而这份坚定的心念,也因为有了更多人的参与,创造了更多光的交汇,点亮了更多生命。

  2020年,我们以“生命之光”为题,遵循光谱的律动,以缤纷的透光板模拟光之璀璨,以摘句的形式呈现30位时代巨匠人生中的重要时刻。这些文字记录了在生命之光洒下的一瞬间,他们如何将“喜悦”美妙地凝结成一块棱镜,折射出生命的光芒;或当他们在低回阴翳处积蓄力量,最终在求生的渴望和坚定的心念中锤炼成一线种斑斓颜色将凝结在不同时空闪耀灵魂中的“生命之光”通过具象直观的色彩生动进行诠释。

  书信是一种独特的载体。书写者处于不自觉或半自觉的状态,与世界、与内心,素面相对。我们以“于无声处”为题,在大步梯上重拾蒙尘的书信记忆,呈现24个不同时空的悲欢离合、离愁别绪、爱恨纠葛,又或者妙趣横生、情意绵绵、踌躇满志。一封封信被娓娓道来的同时,那个尘封已久的时代仿佛重又开启。

  行走在诚品大步梯上,即便当事人早已离场,但只要白鸽收翅,透过阅读那些因书信而得以永恒的心声与细节,我们就仍能够以“第三者”的身份重回某个特定的时空,见证那些血肉之躯曾经在这世上走过。

  自然界中每个物种都有独属的交流方式:鸟儿鸣啭发出警报,大象哼哼吸引伴侣,海豚滴答作响搜寻食物……而语言,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工具,更是思想的表达与传递。自文明诞生,从太平洋岛屿中的极少数人到上亿母语使用者,从人类起源地东非的古老民族到受流行文化冲击的新新世代,现今人类使用的语言逾6000种。口口相传的历史和经验,信誓旦旦许下的明天和未来,文明通过语言代代延续,思想由此凝结。

  2022年诚品生活苏州大步梯以文字为语言的载体,架起人类思想智慧的证言,在创造性的装置叙事中,构筑语言的时空长廊,讲述语言的未达之境、人类的共鸣之情。大文豪歌德有言:「不谙晓外语者,对其母语也一无所知。」世界上的语言不约而同地记载着相同的真理,在此我们邀您拾阶而上,探索语言的未尽之意。

  2023年度诚品生活苏州大步梯主题装置“之间”以时间展开空间叙事,25段选句由北至南,一路向上成长,再缓步进入尾声。然而,大步梯要讲述的是建筑和作为读者的我们共构的“人一生的故事”——在不同的阅读方式中,隐藏着看待时间变化的不同路径,在我们寻找自己人生标尺的时候,时间将被重新书写。这或是一种让时间倒流的方式,一种预见未来的途径。

  以南步梯为起点,人生将从暮年开始:91岁的历史学家许倬云在病房里的恳言,茨威格在60岁时仍不愿被定义的自我,47岁的梁鸿重审故土后的记录。长者提醒我们,人可以超越世俗对年龄的定义,即使在精力退潮的时间支流中,依然可以寻找目标,人的智慧依然澎湃浑厚。

  在文字之间阅读时间,在鲜活的回忆之间预见未来,更从容地面对时间—人的成长和衰老、相聚和别离——尽管这并不容易。不要问时间如何流逝,时间会成为馈赠,宽待每一个真诚生活的人。

  由北梯拾阶而上,顺着时间流动、年龄生长而阅读。成长过程中,每个人都曾发出过10岁孩童的感慨:

  每年春节都是欢娱与阵痛的交织……想起临别时爸跟我走到街角,妈直到我们拐弯仍然倚在门口,手扶铁门,我又忍不住泣不成声。

  这些人生旅途的必经之路,也是大步梯的时间选句讲述的“人一生的故事”,是我们每一个人构成的人间画像。

  如果以南步梯为起点,人生将从老年开始。但阅读长者们豁达开阔的人生体验,尝试理解人生暮年的样貌。

  我的病是在得了“脑血栓”之后,又把右胯骨摔折。因此行动、写字都很困难。写这几百字几乎用了半个小时,但我希望在一九八一年我完全康复之后,再努力给小朋友们写些东西……努力和小朋友们一同前进!

  别人到了我这个年龄,都早已结婚,有了孩子和重要职位,必须用上全部精力进行最后一搏,让自己成就些什么。可是我还是一直把自己当成年轻人,一个初出茅庐者,在我的前面还有无穷无尽的时间,我迟疑着不要在任何意义上将自己固定住。

  对年轻人而言,南步梯的厚重深沉是当下生命无法承受的重量。但也是从这里开始,读者能清晰地看到人是如何超越世俗对年龄的定义,即使在精力退潮的时间支流中,依然可以寻找浪漫和目标,智慧依然澎湃浑厚。

  以自己为原点,选择对您而言最有意义的一个时间出发,跳跃着、前进着,自由地阅读。

  如果您是一位母亲,您会知道“时间”如何凝固成一个个具体而琐碎的事件,占据了全部生活和自我,“我们没有经验,只能沿着某条古老的通道摸索”。“我从来没有机会穿好衣服,尽管我满身是婴儿呕吐物和奶渍。我的伤口缝合处在刺痛。”

  母职意味着生活在新的时间观念里。和婴儿待在家里既是静态的,也是动态的。日子时长时短,无尽而模糊,然而总有事情要做,即使在他们睡着的时候也是如此。在这个泡泡里,我很少离开家,很少睡觉,因为当我丈夫工作的时候,只有我和孩子,孩子和我。这是我们的洞穴。时钟的出现只是为了指示进餐和小憩。

  如果您也曾经历永别,您会知道“时间”如何真实地、不可挽回地浮现在面前。如杨绛在梦中的古驿道上不停追赶亲人,“我在古驿道上,一脚一脚的,走了一年多”却仍然相失。“我抚摸着一步步走过的驿道,一路上都是离情”。

  一九九七年早春,阿瑗去世。一九九八年岁末,钟书去世。我们仨人就此失散了。就这么轻易地失散了。“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现在,只剩下了我一人。我清醒地看到以前当作“我们家”的寓所,只是旅途上的客栈而已。家在哪里,我不知道,我还在寻觅归途。

  阅读时也许未必要去关注是谁写下了这些文字,这些都是你和我。如果您也经历着时间之流上相似的经历:无论彷徨和痛楚,希望这些文字能够带去温柔的拥抱、安慰和勇气,在时间面前,我们都是“同一个人”。

  时间是一条无岸之河。人以自我为尺度,衡量绵长无尽的时间,用无数具体而生动的生命体验,书写时间之间的变幻。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的问一声:“哦,你也在这里吗?”

  本性善良的人都晚熟,并且是被劣人催熟的。后来虽然开窍了,但他仍然善良与赤诚,不断寻找同类,最后变成最孤独的一个人。”

  年幼时,不懂得等待。年轻时,懂得了等待。渐渐明白凡是大事、好事,都需要耐心等待。终于年长了,才恍然大悟,尽量不要等待,尤其是不要长时间等待。

  像针尖上一滴水滴在大海里,我的日子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

  有时候,时间缓慢地流逝,矫揉造作得令人难以容忍;而有时候,又会一口气跳跃过好几个过程。

Copyright © 2020 三牛注册网站版权所有 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