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牛新闻
 
三十而立遭遇“年龄焦虑”!“高龄”电梯还要撑多久?
作者:admin    发布于:2023-08-13 11:27   

 

  上世纪90年代,位于市北区阳谷路的振业大厦是大鲍岛商圈赫赫有名的存在,是许多外贸公司、船运货运公司竞相选择的办公场所。8月10日,物业的一纸通知将“电梯超期服役”的问题摆上了台面,振业大厦内的三部电梯已使用三十年,故障频率逐年升高,电梯更换已刻不容缓。近年来,随着城市的发展,“高龄电梯”的运行风险问题逐步进入了更多人的视野,原本令人羡慕的“电梯楼”里,也出现了新的治理难题。

  “电梯三天两头坏,有时候我自己都不敢坐这个电梯。”对于振业大厦的电梯问题,市民王女士一肚子苦水,她所在的公司2014年搬来振业大厦,在近10年的时间里,电梯故障频发,停摆更是“家长便饭”。“去年我曾经遇到过一次,电梯刚到五楼或者六楼的时候,关上就开不开了,电梯门只留了一道缝,我关在里面20多分钟。”王女士回忆,后来物业工作人员及时赶到,拿着钢管将门撬开,她这才脱险。

  “前天我坐A梯的时候,电梯就‘咔咔’响,说实话就怕自由落体,每天都提心吊胆。”王女士担忧地说道。 8月11日,记者在振业大厦内看到,三部电梯中的“B客梯”出于停摆状态,电梯上张贴的通知显示,“因电梯主要部件损坏,现暂停使用”。

  振业大厦内一家保险公司的相关负责人介绍,自从保险公司合并搬到振业大厦后,最令他们头疼的就是电梯问题。为了安全起见,保险公司曾提议单独出资更换一部电梯,并专门刷卡由公司使用,但这一提议遭到了物业公司的反对,后来此事就不了了之。“物业发的通知我也看到了,看看物业出什么方案,我们肯定会全力支持,争取能彻底解决这一隐患。”这位负责人介绍。

  记者注意到,振业大厦物业已经在多处张贴通知,告知大厦产权人8月18日下午2点到大厦商议电梯更换事宜。记者在通知上看到,振业大厦于1993年投入使用,大厦内的三部电梯迄今为止已使用三十年,已达到电梯的报废年限。近年来电梯的故障频率逐年升高,且厂家配件已严重缺失,每次维修更换零部件只能拆卸损坏部件到工厂照样加工,耗时太长,而且有的部件已经不具备加工条件,存在没有零部件可换的风险。

  “我们也接到了相关部门的通知,有可能下次年审将不再允许我们申报了,现在电梯随时面临停运的风险,所以振业大厦的三部电梯的更换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振业大厦物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个电梯从一开始就是原厂保修,虽然保修费用稍微贵一些,但精心保养让电梯正常运行三十年,“电梯公司的人有时候都说,这里的电梯能进博物馆了。”

  “物业公司也是责任人,我们也害怕。”这位物业负责人坦言,大厦内的三部“高龄”电梯坏的越来越频繁,三天两头需要修理,再加上没有备件更换,电梯全部更换成为最为可行的方案,“现在面临的问题是联系不上业主,业主中有很多不在本地,有的产权在公司名下,再加上有些房子存在历史遗留问题,不仅欠着物业费,整个楼层都空着,我们去查都查不到房子产权人的信息。”

  “我们发出通知产权人准备开会,人能召集多少就召集多少,商量商量怎么办,现在我们也着急。”物业公司负责人表示,以前物业公司在与产权人沟通电梯更换一事时,很多产权人并不太当回事,现在工作人员在与产权人沟通的时候,会直接表明电梯更换的紧迫性:一旦电梯全部停摆,不仅影响大厦租户正常经营,还会对产权人的经济利益和房屋价格造成不利影响。

  8月11日,记者将此事反映给了市北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特种设备安全监察科,一位工作人员详细记录情况后表示,将立即前往调查处理。此外,这位工作人员表示,市北区曾发布出台相关资金补贴政策,引导促进电梯更新、改造或大修工作,符合条件的相关部门将进行评估。

  记者检索发现,该政策指的是《青岛市市北区公共住宅电梯更新改造重大修理管理办法》,《办法》中提到,电梯更新、改造、重大修理费用按照“谁使用(谁受益)、谁承担”的原则,业主承担为主、政府补贴为辅。其中业主承担的费用优先使用结余的电梯运行费和利用电梯发布商业广告的收入。需要使用房屋专项维修资金的,按照房屋专项维修资金使用的程序和规定执行。

  其中,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公共住宅电梯,可申请进行更新、改造、重大修理:超过制造单位规定的使用年限的;使用年限超过 15 年的;使用年限10年以上且驱动主机和其他主要设备部件、控制系统损坏或存在重大隐患,一般修理无法消除隐患的;存在其他安全隐患(经安全技术评估后)需进行更新、改造、重大修理的。

  不过,记者注意到,该政策适用的范围是“公共住宅电梯”,由于振业大厦商业性质的写字楼,是否符合资金补贴政策,仍需要相关部门进一步核查。

  大鲍岛社区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振业大厦是1990年(建设)的房子,已经有三十多年的历史。“振业大厦是青岛市第一家写字楼。”振业大厦物业的负责人介绍,这么多年物业公司没有更换,电梯维保也一直是原厂维保。

  “我们也多次跟物业提出进行大修和改造的想法,因为部件已经老化太多,这些电梯三十年了,已经是正常电梯两倍的寿命。”振业大厦电梯维保单位的工作人员介绍,“现在(大厦)资金可能比较紧张,目前物业正在拟大修或者改造的方案。”这位工作人员表示,目前电梯没有强制报废的规定,虽然电梯设计寿命一般在15年左右,但这只是一个理论上的数字,有些部件肯定随着时间老化,如果维保得当、零部件更换及时,服役年限长的“老电梯”仍然长期投入工作。

  记者调查发现,振业大厦面临的问题并不是个例,在与振业大厦一路之隔的银河金星大厦,四部电梯中已经有两部停运。8月11日,记者联系了该大厦的物业公司,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大厦电梯已经有二十年左右的历史,电梯配件不好配,由于资金筹措问题,电梯更换面临很大的难题。

  根据市市场监管局统计数据,截至2022年8月份,本市电梯总量突破10万台,在全国副省级城市排行前列。2018年以来,全市电梯数量保持年平均15%以上的增长率。截至2022年8月份,全市电梯总量达到101006台,相较2021年年底增加了8.9%,其中住宅电梯6.6万余部,公众聚集场所电梯1.3万余部。2020年的数据显示,市北区在用电梯7800余台,其中住宅电梯近5000台,投用10年以上的住宅电梯1600余台,投用15年以上的住宅电梯240余台。

  8月11日中午,在市南区新贵都片区,记者采访得知,该居民楼共有28层,一层有8户居民,而电梯只有两部,之前曾因为每天“超负荷工作”,加上电使用年限太长,电梯“带病”运行,经常出现问题。

  “超龄”电梯频繁维修,费用问题也成了物业和居民头疼的问题。凑钱难、维修“搁浅”、业主抱怨、更难凑钱……由此成为恶性循环。2016年前后,新贵都四栋居民楼的8部电梯曾被相关部门确诊为“问题电梯”,并提醒居民不要乘坐,但是由于爬楼太难,居民们只能铤而走险继续乘坐。根据专业机构安全评估和日常监督检查,老旧电梯故障频发,存在安全隐患,需要更新、改造或大修,但因为资金筹措困难,大部分隐患电梯没有进行更新、改造或大修,致使电梯安全隐患长期存在。

  对于这四部电梯,半岛全媒体记者也曾长时间持续关注。2018年前后,在各方的努力下,这8部“超龄”电梯更新完毕。“我们是2021年进驻小区的,在我们来之前电梯就更新了。我们也注意日常维保,今天还有人过来维保了。”青岛中邦顺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根据市南区发布的数据,自2016年以来,市南区共完成了南京路新贵都小区、银座公寓、鹏程花园等56个小区、202台老旧电梯更新改造工作,累计发放补贴资金2265万元;直接受益居民一万多户。电梯更新改造后,不仅及时消除安全隐患,最大程度地降低事故发生率,保障电梯使用者人身安全。同时提升城市形象,提高城市建设和安全管理水平。

  此外,记者调查发现,老旧电梯“脱胎换骨”的例子还有不少。市北区鞍山一路黄金岁月的电梯也已“返岗”。曾经屡屡惹业主抱怨的千禧龙花园电梯,如今也已更新换代。

  “在我看来,老楼更换新电梯,最大的问题是钱的问题。”时任小区物业经理的马先生曾全程参与老电梯更换,他告诉记者,整个新贵都片区的老电梯有20多部,基本在2002年前后安装,因使用年限较长,电梯更新问题迫在眉睫。为了保障每位业主的利益,业主们选出产生了“电梯小组”,在物业协助下,主导电梯更换所有事宜。

  “在一开始筹备资金更换电梯的时候,居民们就提出种种意见,例如有的住户家里人多,有的人少,拿同样的钱,人少的就不同意。楼层低的就不想多拿钱,反正是各种问题。经过不断的讨论、论证、征求意见,最终通过一个方案,在筹集电梯更换资金时,重点参考户数、住户面积、楼层,住户面积大的多交钱,把中间楼层设为标准层,每往上一层,住户交的钱递增10%,每往下一层,交的钱递减10%。”马先生以新贵都一期为例,向记者介绍了如何攻克“资金关”。

  据马先生介绍,资金问题解决后,物业又协助业主邀请了几家电梯公司,经过考察后投标。“我们还找来电梯协会的专家,给业主来专门讲每一步电梯的优点和缺点,让业主清楚哪个电梯更合适,之后业主一起选择。”马先生介绍,选好电梯公司后,各方开始组织签合同。“当时合同是分两步,一个是安装合同,一个是电梯设备采购合同。合同是电梯公司出具的,有些是倾向于他们的,我们就把这类条款废掉了。当时,街道办的一个律师、物业公司的一个律师,还有一名职业是律师的业主,他们三方一起研究出具了一份电梯合同。”马先生说。

  业主刘先生告诉记者,在更换电梯的过程中,大家把工程内容、进度、款项支出等全部公开,每一步都让业主知晓,让全体业主有一本“明白账”。“在我离开之前,闽江路以北的8部全部更新完了,闽江路以南更换了9部。再后来更换电梯,也基本是参照我们这个模式。”马先生说。

  业内人士介绍,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社会需求的变化,电梯安全性能标准不断提高,当电梯使用超过15年后,电梯运行性能下降,一般保养(如维修、更换零部件等)已经无法满足需求,隐患也随之出现。

  “超龄电梯会越来越多地出现,需要引发相关部门的警示。”对于老电梯“超龄”服役的问题,青岛市政协委员、国际青年创客基地负责人王可锋表示,关于老旧电梯频发故障甚至导致事故的新闻,并不鲜见。老电梯更换关系着城市更新,体现着城市治理水平,影响着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和幸福感。因此,在城市更新的过程中,可以出台更完善的政策,使老旧电梯的更新改造更好地融入其中。

  “要破解老旧电梯更新问题,资金是个大问题,要利用好公共维修资金,可以大大帮助问题的解决。”王可锋说,顺利、充分地使用公共维修资金,可能减轻业主资金筹措的压力。记者发现,在以往的案例中,老旧电梯更新改造有时也与业主和物业之间的矛盾有关,比如有业主认为物业收取了电梯广告费和停车费等,更新电梯的费用就由物业承担,而实际上情况并非如此简单。

  “针对超期服役的电梯,可以有两个方案,一个保证电梯安全的前提下继续服役,这需要监管部门等加强巡查和年检等,减少安全事故。第二个是在严格监管的同时,让更多的厂家、业主真正理解及时报废更新的重要性,在下一步的电梯更新中,各方更容易达成共识。”王可锋说,把某些品质不良的电梯企业列入黑名单,推动电梯质量提升,也可以减少超期服役带来的风险。

Copyright © 2020 三牛注册网站版权所有 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