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牛新闻
 
中新人物|演员胡先煦:拍戏就像爬楼梯 一步一个台阶
作者:admin    发布于:2023-10-07 14:05   

 

  中新网北京10月5日电(记者 上官云)在近期上映的电影中,《三贵情史》显得有些特别,带着些许奇幻色彩:以“真爱是否存在”为赌注,天神对一个普普通通的男孩王三贵施以诅咒,唯有真爱之人可以打破。

  这个诅咒也很有意思,凡三贵亲吻之物,会即刻陷入熟睡。为了打破诅咒,单纯善良的三贵踏上寻找真爱的旅途,一路上遇到各种光怪陆离的事情。

  影片中的白石城是一个非常奇特的地方,三贵发现,它的上空有天国赌场,下方有烟花工厂,那个地方的人每天都要看烟花,那边最赚钱的生意也是制作烟花。

  “这个角色很有挑战性。”三贵的扮演者、演员胡先煦如此描述自己的感受,“我之前没拍过这个类型的片子,也没演过这样的角色。就觉得他是我的B面,内向柔软。”

  拍完《三贵情史》,他觉得自己好像从“E人”变成了“I人”,有段时间,身上一直保留着三贵的很多特质,“直到杀青那天我依然特别社恐,蜷在那也不说话,呆呆的。”

  过了很久,他才将状态重新调整回来。胡先煦想,大概是因为和角色相处得比较久,所以,回归到自己需要时间,“我和三贵比较相似的地方,可能是都比较热心肠。”

  “我拍的所有的戏,都是提前看完剧本,感兴趣或者能引起共鸣,就接。”就像他曾经说过的那样,“三贵”最吸引自己的部分是“内向的底色”与角色的成长性。

  胡先煦期待,《三贵情史》能够让大家能够沉浸其中,坐在电影院的座位上,把自己的心境调整到孩童时期,“像小时候看故事书一样,跟着三贵去做一场梦。”

  三贵是主角之一。胡先煦和导演分析过,三贵小时候有点悲惨,离开小村庄走到白石城时才五岁,出场时已经二十岁,“这十五年都是孤身一人,你不知道他怎么长大的。”

  不过,尽管三贵的一生都因为天神的诅咒发生了改变,但性格依然内向而又乐观,看到街边路灯一闪一闪,就想帮着修,看到别人家里的花缺水枯萎,就顺道爬上窗台,帮忙浇水。

  “他其实内心特别柔软善良,很单纯,脑子里没什么邪门歪道的东西。放在现实世界可能有点不可思议,但童话电影里,你会觉得这个人还挺可爱。”胡先煦说。

  《三贵情史》的导演刘斯逸曾透露,影片灵感来源于自己的长期失眠,希望有个王子亲吻自己,让自己可以熟睡,“一吻即睡”的设定就这样诞生了。

  考虑到三贵的性格和角色特性,胡先煦在开拍前尽量选择独处,让自己进入一种相对封闭的状态,从肢体语言到说话,都稍微“收”一点,这样可以更贴近角色。

  “在拍摄过程中,最重要的就是我得‘相信’,相信故事是真实的,让自己置身于那个用梦筑成的世界里,眼神一定要特别干净,要不观众(可能)也不太会相信。”他说。

  从小村庄到白石城,三贵踏上一场奇幻之旅,经历了寻找、遗憾、等待与重逢。在拍摄过程中,胡先煦的情绪也随之起起落落,印象最深的戏份,是烟花工厂那一段。

  彼时,三贵被困在烟花工厂,以为青梅竹马的婷婷死了,人生进入“灰暗时刻”。拍摄时,由于现场需要放烟花,胡先煦说,自己每天回去都得洗鼻子,鼻涕里全是黑色粉末。

  “前边拍得挺快乐,仿佛置身于童话世界,每天看看花草,研究研究理发。”到了烟花工厂,他跟随人物沉浸在低落的情绪中,但没想着排解,“反正三贵也是那样,就一起咯。”

  一边拍电影,胡先煦一边思考,“这些年生活节奏变快,大家很容易忘记小时候的自己,依照日常生活思维逻辑去看问题。我们更依赖信息、技术,看得津津有味,却丢掉了想象力。”

  然而,在忙碌的世界里,人生需要一些想象和童话来调剂。胡先煦说,不是说抛弃成长中(获取)的东西,“让自己回到孩童一般的状态,保持原来的心性和想象空间。”

  首映礼结束之后,胡先煦注意到有一些影评,说很多人不相信童话故事,“这也是我们电影想做的一件事,电影原本也会有很多想象的东西,希望大家看完后,都能一起做一场梦。”

  虽然年龄不大,但胡先煦早就是影视剧中的“熟脸”。他是童星出身,曾在热播剧《小别离》里饰演张小宇,古装权谋剧《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萧元时,也是他塑造的角色之一。

  “小时候拍戏以职业演员为目标;现在目标达成,总的方向也没变过。”他认为,“演员就是一个职业,剧组就像一个单位,我们也没啥特别的,就是其中的一小环。”

  胡先煦愿意这样形容自己在演艺旅途中的收获:拍戏就像上楼一样,就是爬楼梯,每一部戏就是一个台阶,楼梯的终点在哪儿、有多高,也不知道,就慢慢来吧。

  比如,拍完《三贵情史》,他积累了一些表演经验,知道如何更灵活地用眼神,去表现人物丰富的内心和情绪变化,以及怎么让眼睛在镜头里看着更传神。

  “以前拍戏觉得好玩,看见什么都觉得新奇,老是听现场有人喊‘道具’,然后一个人跑出来问需要什么。”他发现,片场每个人各司其职,像特工一样佩戴对讲机,还有点酷。

  拍戏给他带来了新奇感。尽管伴随时间流逝,这种新奇感渐渐归于平淡,但每次进组,他依然抱有热情,“我选剧本的原则就是喜欢这个故事,接下来还想尝试科幻和喜剧。”

  胡先煦在慢慢适应拍戏、出镜等各种流程,并从中寻找快乐,“做什么事情,我都是个兴趣使然的人,并且特别能自洽。人生短暂,能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也很不容易了。”(完)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 2020 三牛注册网站版权所有 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