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牛新闻
 
超长假期消费复苏超预期 出游人数和收入超疫前
作者:admin    发布于:2023-10-16 13:44   

 

  经文化和旅游部数据中心测算,今年中秋节、国庆节假期8天,国内旅游出游人数8.26亿人次,按可比口径同比增长71.3%,按可比口径较2019年增长4.1%;实现国内旅游收入7534.3亿元,按可比口径同比增长129.5%,按可比口径较2019年增长1.5%。

  “8天超长假期,加上杭州亚运会和政策效应的叠加影响,形成了有统计记录以来热度最高的假日旅游市场。”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分析说,从游客平均出游距离、目的地平均游憩半径、旅游消费结构、自驾游比重,以及游客满意度等微观结构性指标来看,旅游经济正稳步复苏,并进入由创新驱动的新阶段。

  供需两旺是这个假期旅游消费市场呈现的特点之一。在新疆喀什古城经营民宿的沙拉麦提古丽·卡日告诉记者,这个长假,民宿内的8间房全被提前预订,“今年‘十一’是近几年来游客最多的一次”。途家平台的数据显示,喀什是今年“十一”民宿预订量增速最快的城市,民宿预订量同比2019年增长45倍,排名第一。

  在供给端,美食旅游、赛事游、展演游、城市骑行等多种服务消费也在丰富着人们假期的出游体验。美团10月5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全国服务零售日均消费规模较2019年同期增长153%,迎5年来最旺“十一”,全国餐饮堂食消费规模较2019年同期增长254%。

  “每天下午4点就开始排长队,一天可以翻台将近8遍,排队取号能到200多号。”重庆“叁步梯老火锅”的老板牟倩算了算,过去几天店里游客占比超过七成,客流量较往年增长近一倍,生意远“超出预期”。作为新疆美食,抓饭也成了沙拉麦提古丽·卡日民宿里热销的菜品。

  “美景看多了,场景丰富了,(对)美食的需求就开始产生了。”戴斌结合中国旅游研究院美食旅游课题组调查的数据说,在人均年出游低于3次的大众旅游早期阶段,人们以观光为主,对于餐饮的需要停留在吃饱的初级阶段,2015年至2019年,我国进入人均年出游3-5次的大众旅游全面发展阶段,需求逐渐多元,“人们出游在外,不仅要吃饱,还要吃好”。

  戴斌说,到如今,我国人均年出游已超过5次,人们行程中对美食的需求快速而广泛地增长,“广大游客既要领略行程中的美丽风景,也要体验旅游目的地的美好生活”。他以旅游目的地的早点、夜宵和各式餐馆为例说,这些都为国内旅游者的分层消费提供了更多选择空间,“也生动诠释了‘寻常生活客自来’的品质生活,为旅游业高质量发展提供存量优化的路径”。

  实际上,很多城市正因特色美食变身旅游目的地,带动全链路消费增长。据美团、大众点评发布的数据显示,“十一”期间,汕头、潮州、台州、威海、扬州等地,由异地消费者贡献的堂食订单量较2019年增长均超500%。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假期,“边旅行边外卖”也成为不少游客品尝美食的方式之一。喀什地区美团外卖业务负责人景成林介绍,“十一”假期前一周,喀什地区多地景区迎来外卖订单高峰,外卖订单同比增长128.15%,本地特色烤包子、烤羊肉串、肚包肉、缸子肉、特色抓饭等品类最受游客欢迎。“还有游客甚至在骑骆驼途中下单美食,外卖配送地址是喀什当地景区骆驼上。”景成林说,夜间是外卖订单的高峰期,“逛了一天的游客回到驻地休息,会选择在酒店和民宿里点外卖,实现到小城‘慢游’、在驻地‘躺吃’”。

  “新冠疫情后,供给侧重启需要时间,但旅客需求已经爆发,行业只能一边加紧恢复,一边支撑服务。”去哪儿大数据研究院研究员肖鹏注意到,今年年初时,酒店价格猛涨,“五一”前,高铁就一票难求,时至“十一”,高铁车次增加,节前捡漏机票重现,小众旅游目的地重回视野。种种数据表明,旅游市场已恢复正常。

  去哪儿发布的数据显示,经过3个季度的恢复,“十一”期间国内热门城市机票、酒店、门票等预订量全面超过疫情前。携程数据显示,淄博、延边、防城港、酒泉、南阳、广元、承德、伊春、曲阜、乌兰察布等国内小众旅游目的地预订量同比增长超10倍。

  越来越多人选择“小城市松弛游”,这离不开当地服务能力的提升,尤其是基础设施的完善。

  据了解,假期飞往辽宁丹东、广西河池、浙江舟山、江西景德镇的机票预订量较2019年“十一”期间增长三成以上。飞往吉林白城、浙江衢州、四川巴中、四川甘孜等地的机票预订量较2019年“十一”增长1倍以上。假期飞往“小机场”城市的机票平均支付价格为850元/张,按照前往“小机场”城市3天4晚游玩计算,每张机票带动当地住宿、餐饮、门票、购物等综合消费超过2500元,有效促进当地经济发展。

  在小城市旅游服务供给方面,去哪儿数据显示,该平台营业中的高星(五星级/豪华型)酒店覆盖城市达322个,如今,三线%。相较大城市,这些高星酒店的价格更便宜,在其平台上,超过50个城市高星酒店价格在500元以下。

  “城市人口规模、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和航空、高铁、高速公路网络仍然是影响旅游经济的底层要素。”戴斌告诉记者,得益于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和商业环境的完善,以目的地酒店、民宿和度假房产为驻点的周边游更加活跃,并带动了观光、餐饮、农副土特产销售和本地文化娱乐消费,加速了社群经济、旅居结合、康养休闲等新业态的成长,形成了旅游投资和商业创新的市场机遇。

  戴斌还注意到,这个假期,越来越多的旅游集团和专业运营开始适应旅游需求的多样性与个性化,以数字化转型、组织变革、产品研发、服务升级和商业模式创新重归公众视野。“各地政府和企业界争相从文化和旅游融合中寻找假日经济消费增长点,旅游+文化、旅游+体育等形态不断推陈出新。”戴斌说。(朱彩云 宁迪)

Copyright © 2020 三牛注册网站版权所有 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